這是個令人尷尬的年齡,談愛己老,談死太早,和年輕人一起談經歷太幼稚,和老年人一起談人情世故不好,出去瘋狂又怕吵。
  我們這個年齡,心飛的很高,也飛的很累,但從不肯停下了休息,因為我們知道,我們已不在年輕,沒有太多的光陰留給我們揮霍。

gthnbyuj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